当前位置: 宋百新闻 >>  娱乐  >> 周杰伦新单曲的影像叙事:少数人的美梦也许是多数人的噩梦
周杰伦新单曲的影像叙事:少数人的美梦也许是多数人的噩梦
2019-11-08 12:58:39
[摘要] 继在北京5天7场演出引发巨大轰动之后,9月19日,话剧《德龄与慈禧》在上海大剧院开启了上海站首演,再度出现了爆满场景。除了票房极度火爆情况下,《德龄与慈禧》也获得了各方面的好评,市场口碑双丰收。多重元

粉丝路人榜上有名后,周杰伦再次证明了他在中国大陆互联网上的影响力。9月16日晚23点,周杰伦的数字单曲《说不哭》上线,造成平台网络交通堵塞,成为社交网络搜索的热门话题。截至新歌发行三小时后,这首单曲已售出360多万张。以3元的单价,“说不哭”已经创造了1000多万的销售额。随着新单曲mv引发的第二轮传播,《说不要哭》的影响力进一步扩大,销量持续上升。

公众对周杰伦的新单曲有不同的看法。有些人吹出韩国的“彩虹屁”,称之为“帝国声源的回归”。有人说这首歌再次证明了周杰伦在江郎的才华。更能达成一致的是对音乐录像的感知。尽管这个围绕奶茶和摄影的城市的苦涩故事充满了日本的新鲜元素,但它无法掩盖故事核心的缺失。这个故事充满了男人的自我感动,女人的自我牺牲被认为是理所当然的。周杰伦在新世纪开始他的职业生涯,但他仍然重复上个世纪的苦涩戏剧,当时新世纪即将过去五分之一。在当前的整体萧条中,但创作者仍然热衷于以新奇著称的音乐市场,周杰伦的“复古感”是罕见的。

回顾周杰伦自出道以来的音乐视频作品,不难发现他的受欢迎程度和公众意识与其他音乐的创造力和先锋性成反比。在从一个有创意的新人走向表面上最强的“周王”的路上,在从小观众走向大众化的路上,周杰伦在音乐视频叙事表达中,越来越充分地展示了他对刻板的性别印象的认同。中国音乐界正在繁荣和衰落。在主流文化的代表性音乐视频中,两性叙事的角色安排似乎比周杰伦的风格更加稳定和一致。

“说不哭”mv图片。

你会微笑着放手,你会保证不哭着让我走。

《说不哭》mv讲述了一个简单的城市爱情故事。这个故事发生在当代日本东京。女主角是一个移民姐姐,她在送奶茶的时候偶然遇到了男主角。男主角是一名年轻的摄影师。这两个人过着幸福但经济上不友好的生活。女主人公通过实际行动支持男主人公的梦想,悄悄帮他填写外国大学申请表,默默地分发传单为男主人公省钱买相机,然后在痛苦中与男主人公分离,最后在女主人公的泪水中迎来了一个快乐的结局。这部mv具有清晰的叙事背景、完整的情节、高度的完成度和高度的商业化。其影响风格具有导演陈依琳鲜明的个人特色。作为台湾最重要的音乐视频导演之一,原本从事广告业的陈依琳与五月天、苏打绿等艺术家合作拍摄了大量相同风格的作品,但《说不哭》的叙事核心仍然带有周杰伦的鲜明标志。

1997年,周杰伦被吴宗宪通过一场电视才艺秀发现,并签约吴宇森的阿尔法音乐。从2000年到2006年,他发行了7张专辑和73首单曲,其中36 mv由匡盛执导。其中包括台湾金曲奖获奖音乐录影作品《三年二班》,以及提名影片《不能开口》、《结束战争》和《奶奶》当时,台湾的mv主要有三种类型:叙事、写意和舞台。匡声导演的音乐视频大多介于叙述和写意之间。起初,周杰伦的歌曲以说唱和布鲁斯音乐风格为主,mv中的周杰伦大部分都穿了典型的嘻哈风格(连帽衫、打底裤等)。),加上周杰伦音乐中丰富的戏剧元素,mv的风格也发生了变化。mv中的周杰伦被赋予了一些戏剧性的身份设置,如天才运动员(二、三班)、时间穿梭者(直截了当回答)、太空战舰驾驶员(无法开口)、特工(四面楚歌)、歹徒(以他们父亲的名义)等。cg特效广泛应用于图像中。强调温暖和日常感受的歌曲突出了画面的电影纹理。音乐视频具有相对模糊的叙事和强烈的写意感,营造出凸显歌手和歌曲特点的氛围。

匡声导演周杰伦的mv。

2005年,周杰伦发行了他的第六张专辑《十一月的肖邦》,并为四首歌曲担任音乐视频导演,其中包括《像雪一样的头发》。用手术刀进行的一次小试验为个人音乐视频导演开辟了道路。2007年,周杰伦和作词人方文卿成立了贾维尔音乐公司(Jawell Music),并发行了周杰伦电影《秘密不能说》同名的原声配乐。从2007年到2016年,周杰伦独立或联合执导了七张专辑的大部分音乐视频。与阿尔法音乐时期不同,周杰伦的音乐视频大致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由获得金曲奖的最佳音乐视频导演“魔术师先生”(Mr magic)所代表。场景梦幻,天马行空,色彩缤纷,强调戏剧性的感觉;另一种类型以清新柔和的风格《人是什么》为代表,情节大多集中在《穷小子》的情感体验上。《说不要哭》的情节基本上延续了后一种类型。

周杰伦执导mv电影(下)。

周杰伦还在阿尔法音乐圈的时候,他自导自演的音乐视频(以“后退”为代表)显示了他对“穷小子”身份和模式化叙事的热爱。在周杰伦的主要音乐视频中,导游、餐厅工作人员和街头帮派成为更常见的角色。遇到“穷小子”的女人要么是自我牺牲和自我牺牲的爱情守护者,要么是爱穷到不能爱富人的叛徒。如果说周杰伦音乐录影带中的大部分女性在阿尔法音乐时期可以被视为只有象征意义的美丽负面符号,那么之后的女性形象无疑会具体化为两个值得赞扬和谴责的对象。

长期以来,台湾有四种类型的女性形成了主流音乐影像:期待爱情的女性、缺乏自我的女性、被注视的女性和独立的女性。最后是近年来随着女性自我意识的觉醒而兴起,这种自我意识分散在蔡依林、张惠妹等“同性恋偶像”歌手的音乐视频中。前四种是大多数流行音乐视觉图像中的表现类型。从公众意识和影响力的角度来看,周杰伦无疑比弹出式选秀偶像更能代表主流文化的特征。周杰伦mv中女性形象的刻画无疑是大众文化性别意识的缩影。虽然大众媒体经常强调提高妇女的社会地位和唤醒妇女的自我意识,但这些放大和强化的“迹象”在被投射到主流文化中时,在主流文化中看不到。

你一无所有,但仍然为我的梦想欢呼

周杰伦从一开始就不代表主流文化。当他开始职业生涯时,他的音乐风格主要是说唱、嘻哈和蓝调音乐。当时,这种音乐风格仍然偏向于当时台湾的流行音乐界。他暧昧的演唱风格也从一个方面强化了“周杰伦”标签内涵中的叛逆性格,吸引了大量年轻粉丝。

说唱音乐和嘻哈音乐自20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进入欧美主流文化,影响了青少年的着装选择以及他们反对权威的态度和沟通方式。音乐的识别是一个相当复杂的命题。嘻哈文化源于非裔美国人对种族歧视的发泄以及由此引发的一系列问题。在向外传播的过程中,文化遗产往往会选择嘻哈文化的某些特征。嘻哈音乐可以作为左派思想的表达工具,而不涉及脏话、性别歧视和种族问题。在周杰伦的早期音乐中,虽然两性之间的情感关系占据了主题的主要部分,但涉及家庭(爸爸,我回来了)、教育(二班,三年)、战争与和平(为了制止战争的创伤)的歌曲在传播过程中更加突出。在逐步走向主流的过程中,周杰伦歌曲中作为个体的“我”的强化逐渐取代了对社会问题的关注,辐射更广。这颗恒星的光芒来自人格的无限扩张,大多数恒星最终都会在通往恒星的路上被“自我”的无限扩张所吞噬。周杰伦也不例外。同时,在当代中国,成名之路不仅是走向主流的道路,也是被主流表达切割和同化的道路。当膨胀的自我被迫挤进有限的讨论空间时,重复表达是不可避免的。这种重复表达不仅包括自我的重复,也包括主流话语的重复。在《说不要哭》中,这两种重复都是显而易见的。

“不能说的秘密”类似于“说不要哭”。

台湾早期mv中刻板的性别印象表明,女性绝对比男性弱,她们对爱情的渴望与对异性的依赖相混淆。在周杰伦的mv中,如果女人不献身于爱情,她们将被谴责为爱情的叛徒。女人的形象只是期待爱情和没有自我的典型变体。骗人的是,大多数mvs把他们的视角设定为具有普通身份的男性主体。他们不是城堡骑士和吟游诗人,他们的理想可以寄托在他们身上,而是更多的引入角色。普通身份的设定可能来自周杰伦成名前的身份追溯,也可能来自与公众产生共鸣的需要。无论动机是什么,这种设置更便于作为大众文化载体的音乐视频参与意义权威的构建。

英国学者阿伯克隆比(Abercrombie)认为,世界由四种权威主宰,即专业权威、服从权威、禁忌权威和意义权威。其中,前三种属于精英阶层的资产,精英阶层是外部强加给公众的力量,而意义的权威需要公共权力的允许,公众通过在媒体文本中使用意义来创造身份。不久前,周杰伦和蔡徐坤之间的粉丝之战的结果表明,周杰伦已经在公共活动中被重塑为大众文化的权威。无论是通过消费数码专辑还是参与相关讨论,公众都以不同的形式参与了当代大众文化的建设。所谓的大众文化作品和实践不过是表达公众幻想的一种形式。流行文化是集体梦想的世界。当流行文化在刻板印象的阴影下对一个性别的无限牺牲表示钦佩时,性别刻板印象就加强了。大众文化不仅赋予公众表达工具(甚至武器),而且影响公众意识。音乐视频重复了女性以牺牲自己为代价献身于爱情的刻板印象,描绘了极端的浪漫,同时微妙地提高了伴侣幻想的标准,从而进一步加深了刻板印象。

无论在什么时候,主题都是“魔术先生”或“多好的男人”,周杰伦的音乐视频包含了一个一贯的造梦主题。这种帮助公众实现幻想的梦想可以是自由和不受约束的,但是当这种梦想要求其他人牺牲自己时,少数人平等意识核心的缺乏可能成为公众的噩梦。

河北快三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 河北快三投注

© Copyright 2018-2019 tiger3amc.com 宋百新闻 Inc. All Rights Reserved.